排列五走势图彩经

煙臺街——我與芝罘征文:有“海防營”的日子

來源:大小新聞編輯:姜濤發布日期:2019-04-08 08:04:43

曹瑞敏

1989年暑假,我在當時的煙臺師范學院函授,課余時間第一次走進了“海防營”市場。

我被人群裹挾著,從西頭進去從東頭出來,折轉身又從東頭進來從西頭出去。我從來沒看到過那么多的鞋帽衣服,它們摞滿了水泥的柜臺,擺滿了柜臺的間隙,又沿著柜臺后面的架子攀爬,掛滿了扯上扯下的整個空間。我的眼睛看不過來,腳步又停不下來,我聽到我的心跳、心底的那個聲音在喊著:“哦,哦……”在這個四面敞開的大棚子里,我看著那些匯聚在一起的日用百貨密密麻麻地擺滿了靠南的一排臺面,又盛滿了臺面旁的箱子、盒子和包裹;各種的眼鏡,圓的、扁的,粉的、白的,常規的、墨色的,鋪開在大棚中間部位的一排排的木箱里,招搖著身姿;看到棚子往東的部分懸掛著、平鋪著的那些布料,那些你能想象得到的用來做被子、做衣服、做各種可能的東西的布料,它們被疊成方塊或被卷成長條,展露著極盡絢爛的色彩、條紋和圖案……一個表達著人的新生的精神構成的完全物質的世界豁然呈現,她在鋼架結構、塑料棚頂、水泥臺面打造的空間里制造出一段繁茂和喧囂,一種獨立于世而又與時代相連的典型存在。物品來自不同地域的身份言說、商販南北腔調的吆喝召喚,顧客熙來攘往的自由選擇,將我淹沒在物流、人流中,讓我這個從老黃縣的東南鄉村走出來的年輕的心迷惑、震撼,又不知所措,陷在幾度進出這個散發著無限張力的市場的腳步的挪移中、眼神的逡巡中、心思的驚羨與矛盾中無從選擇,空手而歸。但眼睛卻拍下了那些貨物的叢林、那些人流的興奮,那個拱形的棚頂、那種獨特的物態。

后來再進“海防營”,心平復,眼睛有了聚焦的落點,買了平生第一套雙件套的裙裝,從淡綠到白、黃的漸變色,薄的布料,時尚樣式。只可惜不舍多花錢,衣服的品質不高,進水掉色、晾后起皺,穿著時又總往身上貼。但即使這樣,也多年不舍遺棄。

1992年,我調入芝罘,進到工人子女小學任教。學校的大門朝西,主體樓座的南面有一道鐵制小門,穿過去就是“海防營”。得其地利,我的生活中有了一段與這座市場相伴相生的歲月。

經常會在午休或放晚學后走進市場,為一個頭花、一粒紐扣,有時也并不為什么,只是想走進去,漫無目的或是有所期待地看罷了。攤主們總是喜歡打扮自己的貨品,沒有交易時也不停下整理。賣褲子的總把褲線、褲腳抻直,褲面抹平、對齊,方塊形堆疊,整條的垂掛,讓人一眼就瞧見褲形、褲料;成品的衣服搭配好色彩,排列出新陳,最時尚的那幾件總會放在最抓眼的地方;小百貨放在方的塑料盒里,一格一格的區分貨品、陳列不同;毛線的花色、質地總在變,編織的工具、制成的樣品擺放旁邊,吸引起購買的欲望;新型的錄音機播放著流行歌曲,磁帶向高處堆起來;柯達膠卷也占據了柜臺的一角,洗出的照片向過往者做著清晰度的說明;吹風機、電燙機、小霸王的游戲機……不管什么時候,總會有新鮮的玩意擺上柜臺。“海防營又來新貨了!”這樣的消息總會不時地溜進耳朵,刺激你的神經,然后就牽連起你的腳步走進去。我對其間的買賣全然沒有興趣,但在每一個攤點前兜兜轉轉,看舊貨與新貨的交替,看買家與賣家的“談判”,對“海防營”掛出的商品所能表現的流行風向就會有所感悟。人群在哪個柜臺前聚團,哪個小老板又面帶喜色嚷著“又得去進貨了”,就知道那個時段的搶手貨了。

我的第一雙旅游鞋、第一條絲襪、第一件羽絨服都來自“海防營”。流行“一腳蹬”的塑身褲時,去買來黑的,咖的兩條輪換穿;時興短款風衣時也是在一家一家的貨品里挑選了惹人眼的春綠色穿上身;結婚時置辦新衣,在市場的東頭挑選了紅色、橙色的兩塊布料,現場量身、剪裁,一套褲裝、一套裙裝扮了我婚姻生活中好多年的日常。……那個年代,芝罘人的生活多多少少的都與“海防營”發生著聯系,一年當中逛幾次“海防營”,買幾件日用品成為一種習慣,甚或是一種儀式。

當然,“海防營”的功能不止是日用百貨的經營地。圍繞著大棚,人們的吃穿住行都是能解決的。晨起時光里,大棚東口外早就支起了煤爐,有油條、稀飯、豆腐腦的早餐供應。夜晚,棚內人群散盡時,散點的露天小吃照常營業,面條、餛飩,也有小炒幾碟小菜的,周日學校無飯時就到這里吃。中午時分,大棚外的飯食經營更是熱鬧,水餃、包子、發面的饅頭,正炒在熱鍋上的燜子都熱乎著。有一家做“哈餅”的,就在棚外的中間位置,門面小,餅卻做得味道好,一直有排隊的人等餅出鍋。東頭南面有一家拉面館,記得面拉得有筋道,鹵子開得有味道,還有烤肉串搭配,就會一再地去吃。再往外圍,“海防營”輻射到了西起煙臺印染廠和大海陽路口,東至振華商廈門前的地盤,貫通了整個西大街。新華書店、大華藥店、良友商廈、大光明電影院,還有各類的旅館、飯店、土產雜品店都在它的周圍。本地人、外地人,只要有買東西的想法,大都會到“海防營”或其周邊。“海防營”創造著那段時光里的貿易神話。

其實,“海防營”發展的初始階段,里面的經營者大多是南方人,整面的柜臺被他們從義烏、從溫州運來的商品占據。也有挑擔經營者,兩筐眼鏡、一籃紐扣、幾盒電子手表,在柜臺夾縫里,大棚內外間甩著吳音軟語吆喝販賣。鮮少有本地人加入商販的行列。在芝罘所在的煙臺這座北方城市還處于改革開放初期的尋路階段,經營方式還寓于傳統、邁進的步子還不是很大,人們頭腦中的商品意識、經營意識還不時很強的時侯,這座于1984年10月建起的長436米、寬9米的農貿大集一樣的地方,為人們提供了一個開放空間、一個商品集散地,架起了從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型的橋梁,成就了一個大型商業圈的雛形。這種商業模式擴散、膨脹,也快速地用琳瑯著的商品刺激著煙臺人的神經,讓一部分覺醒者走進了經營者的隊伍。

“海防營”繁華一時,但終因其規模小、檔次低、吞吐能力弱等原因,不再能滿足煙臺開放城市的發展需要。1995年“三站”市場開建,1996年“海防營”退路進廳,幾經流變,不復存在。但從這里起家的經營者們卻成為了煙臺改革開放后的第一批個體老板,多年后他們中的很多人建成了自己的公司、創立了自己的品牌,成為了煙臺經濟發展的砥柱之人

這座清廷為加強海防設立的“海防營”,這個近代因經濟發展而開發的“海防營”,如今在芝罘人的記憶里越走越遠,但它留給這座城市的歷史、為這座城市發展的擔當卻刻入了史冊。

責任編輯:柳林

更多猛料!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 煙臺日報傳媒集團官方微信(ytdaily)

下載 大小新聞客戶端

大小新聞
分享到:
  • 感動 0%
  • 路過 0%
  • 高興 0%
  • 難過 0%
  • 憤怒 0%
  • 無聊 0%
  • 同情 0%
  • 搞笑 0%

網友評論

已有0人評論,0人參與
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電話:12377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侵權假冒舉報:0535-12345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535-6632653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 })();
排列五走势图彩经 亲朋棋牌手机敲蛋官网 山东福彩客户端下载 福建快3走势图开豹子 96cc彩票app下载手机版 快乐12投注技巧分析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约麻·甘肃麻将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p 大众麻将胡法 申城斗地主